性轉第一發!

  明日預告:張小廚、林布丁、兔冥,C3取2。



 





  斜倚靠著潔白的牆面,雙手環臂,輕鬆的置放在腰際的部位。

  俊美的面容微微彎著唇畔與眉梢,黑色的瞳眸帶著一層薄浮在表面的笑意,俐落乾脆的黑色短髮,髮尾細碎不規則的模樣異常的適合他。

  

  甫從化妝間出來的模特兒有著金色大捲波浪的髮型,艷麗的面容上帶著一絲青澀,她略帶忌妒的望著眼前正與藝術總監談笑撒嬌的紅髮前輩。

  「又是個傻子。」一聲飽含看戲意味的冷笑從她身邊穿過,她趕緊轉身捉住對方的手臂,想求個仔細。

  被阻擋住腳步的那人,有著可可色的極短髮,長相雖清秀但還是看得出是個男孩,他挑了挑眉,「想知道我為什麼那麼說?」

  用力的點點頭,初踏入時尚圈的她對一切都很好奇,尤其這攸關著那個讓她進入這世界的主因。

  「那個女人大概沒有探聽仔細吧。」略嫌蒼白的唇勾起了一抹不帶真心的笑意,「總監雖然平時總是很隨和的模樣,但實際上可不是這樣。不然他怎麼能在這種年紀就有這種地位。」

  金髮模特兒再度點頭,這點她還是懂得。

  「該怎麼說好呢……」思索一陣後,他以右手手背敲了一下左手掌心,清脆的聲響中他開口道,「妳知道之前的首席模特兒為什麼突然消失嗎?」

  她誠實的搖搖頭。

  「因為她是個白癡。」罵人時還刻意字正腔圓,順到伸出手指,指向方才她正關注的那個方位,「不過是個靠背景上位的傢伙,還大言不慚的覺得她獨一無二。當初她也是這樣跟總監相處。本來她也有一定實力,但到後來她越來越自以為是,以為自己與眾不同,吵著要去總監家好幾次,次次都被拒絕後還鬧起了脾氣,甚至在拍攝那天整個人搞失蹤。」

  邊說邊回憶,男孩想起總監那天的表情。

  沒有憤怒沒有爆氣,只是冷冷靜靜的在等了十分鐘後要求撤換摸特兒。接著繼續平穩的工作。當得意洋洋的首席模特兒踏進攝影棚時,只看見眾人已經拍攝完畢正在準備下一輪的新工作。

  「然後那個白癡就憤怒了。當場大吵大鬧不停,最後總監讓守衛把她請下去。」

  「接著呢?」她印象中已經好久沒有看過那人的身影了,但好歹曾經身為首席模特兒又有背景,這樣突如其然的全盤消失也太不可思議。

  「誰知道呢?不要小看我們總監的手段。」他攤攤手,「也許,回老家種田去了。」

 

   

 

  林曜希,黑髮黑眼,身高178,莫約26歲。

  目前主要活動為藝術總監,衣著裝扮偏向簡潔俐落風格。

  私生活異常低調,據說公事中與私底下是人格分裂,但至今尚無人能證實。

  原本髮長到肩胛骨,通常綁做低馬尾,後在一次時裝周的後台嫌麻煩礙事,當場拿起剪刀喀喳剪短。


 


 

 

 

  「特助早安!」

  聽見小助理精神滿滿的問好,正坐在位置上翻閱檔案的楊特助也抬頭笑著回應。

  到自己座位待定,小助理忍不住朝特助撇去疑惑的一眼。雖然他是趁著暑期被學校安排來這裡實習的菁英學生,但打從他來的那一天,他就從來沒有看過楊特助比自己晚到,甚至連比他早離開都沒有。

  ……特助該不會就這樣睡在公司吧?總覺得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雖然很想問問知情人,但之前的助理在把工作交接給他後人就消失了,讓他想問也不知道該問誰,不過如果之前的助理不離開,他也沒辦法得到這個實習機會就是。

  電梯門開闔的聲響讓陷入胡思亂想的小助理瞬間回神,不敢偷看頂頭Boss的身影,他趕緊打開桌上的文件夾準備處理,一天的工作至此開展。

  楊特助依然忙碌的腳不沾地,小助理也很習慣,不過今天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……是哪裡呢?吃便當吃到一半的小助理咬著筷子滿臉疑惑。

  「我問你……」

  突然湊近的面容嚇得小助理差點一把將筷子戳到對方臉上,還好在執行動作前一刻他認出對方的臉。雖然認真做事會面無表情,但平時清秀面容總是常帶著笑意的楊特助此刻臉色蒼白,眼神中過度的慌亂好像背後正有十打鬼怪正追逐著他。

  「……你會不會,覺得,我今天,太過順利?」

  奇怪的問題讓被嚇到抖抖抖的小助理先是滿頭問號,而後又在剎那間靈光一閃,發現為什麼自己會有「哪裡怪怪」的感覺。

  沒錯,就是今天的楊特助太過順利!

  既沒有被咖啡潑到衣服上,也沒有在從電梯出來時被絆倒,更沒有每天必備的從椅子上摔下去──明明椅子沒有故障,楊特助也坐姿端正。

  「是、是啊……」

  小助理驚恐地看著能幹的特助瞬間臉色鐵青,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。

  梳理整齊的頭髮被主人抓得一團亂,雖然淒厲但有刻意壓低音量的慘叫聲不停的循環「啊啊啊啊怎麼會這樣怎麼辦辦辦──」這句話。

  將自己縮成一團的小助理一雙眼睛直盯著電話,正在思考要不要打電話叫救護車。

  電梯門在這片亂七八糟的情況中悄悄展開,叩叩叩的聲響喚醒了兩人。

  「這位小姐妳──」小助理驚訝地望著一秒變回公事狀態的楊特助,根本沒有看見他何時整裝,這應該可以算進特異功能中的一種吧。

  「我來找你們總裁。」下巴抬高高,只看的見鼻孔的女子如此說。

  「可是總裁他──」

  「滾開!」

  被一把推開的楊特助來不及阻擋女子猶如百米健將的闖入。

  五四三二一。他在內心倒數。

  數字歸零,女子也同時淚奔而出。

  楊特助的內心啪嚓啪嚓的碎成一片,他差一點就流出了男兒淚。

  桌上的電話亮起內線紅燈,他再怎麼用力瞪視都沒有停止閃爍。眼睛一閉,楊特助用顫抖的手按了下去。

  「進來。」

  冷涼到可以掉出一堆冰渣的語氣。

  紅燈熄滅的那一刻,楊特助彷彿也同時看見自己生命之火燃燒殆盡。

 


  楊阿紅,黑髮,中規中矩的髮型,面容清秀,身高173,年紀莫約25

  目前為總裁特助,平日總是穿著兩件式西裝,只要拿下眼鏡就會很沒有安全感,智商至少會下滑十個百分點。

  其實之前曾經為了帥氣堅持非三件式西裝不穿,但一次在正式場合熱到昏倒之後便自動自發地更換樣式。

  為了應付層出不窮的突發意外,所以辦公室及家裡都備有十套以上的同款西裝。

  短期間太過幸運會引起重度恐慌症,因為通常接下來都會有慘案。

  因為特殊原因不能碰觸咖啡因,但是大家都喜歡送他巧克力。

 


  

 


 

 

  當總監遇上特助

 

  望著正在指導模特兒姿勢的俊美男子,楊特助滿心想死。

  其他人羨慕忌妒每次都是他來跟這人簽合約,還是對方指定。但只有他懂得自己心中的苦楚。

  捏緊手中的文件,楊特助深吸一口氣。

  「這不是楊特助嗎?」不知何時轉向他的俊美男子溫和一笑,將眾人的眼光引到他身上,讓楊特助渾身不對勁。

  「林總監。」他朝對方點點頭示意。

  「楊特助看來找我有事,這邊就先交給你了?」林總監朝著身邊某人說道,接著便走向楊特助,一把搭起他的肩。

  承受背後無數尖銳視線的楊特助一臉悲痛,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多想掙脫這個人,可是對方的力道大到他連動都不能多動一點,只能被強硬的拖著走。

  待走到沒人的地方,林總監原本清淺的笑意瞬間變成痞子般的笑容。

  「好久沒吃肉啦,小阿紅我們走吧!」

  「林總監我是代替我們公司來跟你簽──」

  「簽什麼簽,先去吃飯!」

  「可是──」

  「啊啊還要找誰呢,嗯這個、還有這個,喔還有那個,好。」

  愉悅地按下簡訊發送,在楊特助要開口的那一瞬間他又按下了通話,「喂,我要訂位,嗯對,那個包廂還留著吧?」

  被拖著直往前的楊特助抱著懷中的合約,內心的絕望無人可以明白。

  

  楊特助遇上林總監:

  被抓去吃飯→被大家灌醉→被送回家→合約沒簽成→回到開頭再重新一輪

  










  ……我真是個壓力大就病發的神經病(憔悴)





 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睦苓梅 的頭像
睦苓梅

遙知暗香來

睦苓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